别再说沈澄是大陆公安了,浅议终极无间

2019-11-22 作者:娱乐影音   |   浏览(123)

《终极无间》这电影已经有些年头了,但时至今日,只要看到或听到沈澄是大陆公安的说法,我头上就会第一时间出现几道黑线。

看了《无间道》系列有多少遍,自己也记不清了。这篇是我综合网上他人的文章和自己的一些看法写出来的,我认为这是迄今为止最全最清晰的。
     
      无间道三,无间系列的完美句号。多看两遍你才会得出这结论。
        
         这年头能让观众连看两遍的电影已经不多见了。这一部无间我看了4遍。真的是好看。
        
         凭良心说,它绝对算是诚意之作,而非急功近利或者说抢市。因为导演尤其是编剧都用了心,为了和第一二集融合而在细节处理上做足了文章,麦兆辉也实在够天才。
        
         说实话,看完第一遍时,一样地昏昏沉沉,似懂非懂。字幕出来以后我的反应是,和一同看片的马子大眼瞪小眼。怎么这么乱哪。我想可能是由于整部电影的时间所限未能将某些情节交待清楚吧。如果港片能象《教父》那样一搞就是两个多小时,相信会更完善一些。
        
                
         关于时间问题,本片不是完全杂乱无章,只不过是前后两段时间平行前进,也算是一种特殊的插叙手法吧。我以为这种将时间打碎的手段使得整部影片更加紧凑,而不至出现前后两个似乎不相干的故事。
                    
        小弟不才将这部时间被打乱的电影依照自己的理解,按事件所发生的先后顺序重新排列“剪辑”了一遍,一方面为了和网友们交流一下片中难以理解的情节,为还没看此片的朋友提供一些方便,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自己消耗在该片中的众多脑细胞一个交待喽。
      
         如果一些曾经大骂无三是垃圾的朋友在看过本文之后能够对本片有一点点改观的话,那就太好了。
        
         演出开始喽~~~~(大多属于主观理解,难免有幼稚浅薄之处,各位遇到后一笑而过即可,勿过分较真哦,因为我只是一个影迷,和大家一样滴。)
        
         先小附一下最使观众迷惑的东东:本片中重点涉及到的磁带共有三盘,均为韩琛所录制,理由在文中有分析。
         磁带1:刘健明与韩琛在影院的对话。
         磁带2:黄志诚死后刘健明与韩琛通的电话。
         磁带3:图书馆中杨锦荣与韩琛的对话(这是真的哦)。
        
        
         OK,“那咱们开始吧。”
        
        
         ****时间:2002年5月的某一天 (阿仁殉职前六个月)
        
         “阿仁,够了!住手!别打了!”
        
         影片一开场就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开始就是陈永仁大闹按摩房,不愧是当警察受过训练的,一下子就撂倒了三个人

      想当初这部电影上映,我还处在年少无知的中二时代。什么都没看时就被班上传阅的各路影视杂志轮番剧透。评论无一例外,都提到沈澄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公安。

傻强两手叉腰,一幅小大哥模样。陈永仁的回眸亮相也颇具震憾力。(看这一幕时GF大叫,陈永仁怎么瞎了一只眼啊!! ^_^!)
        
         这个时间陈永仁还只是个小弟 ,傻强的“手下”,在气质上却更象傻强的大哥。傻强当然也不是真的把阿仁当小弟。
         陈永仁行使暴力是没有理由与目的性的,好象打架的根本不是自己,挥棒爆人的时候已经不知自己是哪个了。这不能说是一种迷失,算是一种逃避方式吧。反正打人的又不是我,或者说我只是在尽一个卧底的义务而以。这种特殊身份使他不得不变得玩世不恭,不可能再是以前那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了(这一点他比刘健明要聪明,刘只会一味将自己埋入痛苦中)。这是一种无奈。
        
         这一次打架无非是因为两个按摩女让傻强不爽。这为以后傻强临死前所讲的按摩女一定要漂亮的理论作了很好的铺垫。虽然这一处铺垫于影片本身影响不大,但能让观众会心一笑就已足够。
        
         不能不好好记得傻强说的话:“刚才那个按摩小姐一进来,那样子,哇,跟琛哥的狗一模一样。我当然不要她。好了,第二个一进来,更糟,长的跟琛哥一模一样!”绝倒!
        
         傻强算是片中最为可爱的一个人物,就因为他够单纯,这种与众不同足以使露面不多的他能在众多一味处心积虑的人物中显得很抢眼。

      真正看无间3是在大学礼堂,带着被剧透了的先入为主的观念。然而整个片子看下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寒假里买碟在DVD上观摩,看到沈澄贩军火那段,被路过瞥了一眼电视的老妈一语惊醒梦中人。不由得发出一句:“寡人悟到了”的感慨。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而沈澄究竟是谁,仔细看电影,自然会得出结论。

        
         “做人就是这样的啊,你爆我我爆你的。”在电梯中,傻强一本正经地第一次说这句话。
        
               
         ****时间:2002年6月14日
        
         韩琛与大陆来的沈澄谈生意。

      事实上,全片并无哪句台词直接说明沈澄是大陆公安。姑且让大家以为他是吧。但种种蛛丝马迹却显示出影子兄的背景并不简单:

(刘健明那时候在哪?还在警局里往上爬呢。那时是小刘。)
         沈澄架子好大,先让沈亮和韩琛谈,而且连沈亮讲话都那么大派,“没我大哥的关系,你在内地的生意,我看也做不长!”这让韩琛分外不爽。“你去跟他的小弟谈生意啊。”韩琛笑眯眯地对傻强说。傻强不解。
        
         陈永仁向黄志诚提供线索。“你女儿满月嘛。”陈永仁以六个月后黄Sir送他手表时一样的语气对黄说。黄Sir那张故意不苟言笑的脸上闪过那么百分之零点零一的微笑。可惜这个刚满月的孩子在六个月以后就要失去爸爸了。有些事是改变不了的。
        
        
        
         ****时间:2002年8月某一天
        
         “小事儿嘛,就应该让小弟们去做。”陈永仁去和沈亮谈合作的事情。“老陈~~~~”、“有!力!人!士!”沈亮不愧是大陆来滴。“拿烟灰缸砸他的头。”韩琛在电话里说。陈永仁照做。(相信观众无人同情沈亮,这家伙的嘴脸实在是欠揍。)这时候杨锦荣出现了。他带着迷人的微笑向上抬了抬手掌,好象在说,众爱卿,平身吧。从时间上说这应该是杨锦荣的第一次露面,如果不是影片的时间被交错,他的这次露面也会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好一个笑里藏针。(不是藏刀)。
        
         杨锦荣怎么会出现?当然和韩琛有关。二人的关系后面交待得清楚。韩琛的目的是什么?一是他信不过沈澄,想在警察局看他的反应。二是要给自己讨回面子,看看谁更拽。
        
         两个人被带到警察局。韩琛和沈澄也到了。杨锦荣将陈永仁打得吐血,只是想看黄志诚的反应。黄志诚愣了一下,杨锦荣笑了一下。杨锦荣的眼睛好犀利,否则也不会一早就认出陈永仁是在警校的同学。“要不是你离开警校,我也不会拿优秀奖。”这是他后来给陈永仁说过的。所以他对陈有一种特殊的微妙感觉,有欣赏,也有不服。这可能是他在后来一心要胜过刘健明的原因之一吧。今天偶然见到陈永仁,杨锦荣才会去试探他的身份。现在杨锦荣就明白一些事情了。他对黄志诚说:“怎么处理你决定。”黄说:“算了,大家都这么熟。”杨锦荣就更加确信不疑了。走的时候,他很善意又有点得意地对陈永仁说:“我认得你,你小心点。”他这话的意思大多数人都会误解了。陈永仁咧嘴笑了笑,黄志诚捏一把汗。
威尼斯澳门在线 ,        
         在警察的地盘儿,沈澄和韩琛还是一样的嚣张,但杨锦荣还是占尽上风。这么一号厉害人物在第一集里怎么提也不提呢:)

     1. 和刘健明关系不错的张SIR调查过陈俊,而陈参加了保龄球队,他的调查结果是“租房给陈俊的那间金菊投资有限公司,名下有三个上千尺的物业。公司由一个叫沈澄的内地人所持有。”
     公司和物业,这都是实打实的东西。而沈澄这个名字却是假的。真人早就因为犯事儿被抓进去了。能够冒名顶替被官方抓进去的人,并且在香港这种寸土寸金之地坐拥好几家物业(这还是查出来的),兼且贩卖军火。这是普通大陆公安、普通卧底能做到的么?——而普通卧底什么样,请参考杜琪峰《毒战》中的刘队。

 
        
         杨锦荣和沈澄应该是第一次碰面,互不认识。杨锦荣只是在调查他。
        
         在这里六大影帝都露面了。刘德华是最不起眼的一个,还要黄志诚多说一句话:“CIB的同事先走。小刘,谢谢啊。”当然这也是导演为了告诉观众当时刘健明还在CIB混呢。这个场景,黎明出尽风头。“他,把你,打成这样,要不要投诉?不投诉就签字。”
        
         黄志诚问杨锦荣:“你想搞事吗?”杨答:“你觉得我在搞事?会出人命的。”黄志诚:“知道就好。”黄SIR明显对杨的做法不满意,杨做的太过火了,无论是前面叫CIB照相,还是中间的处理问题..连带最后的那句嘱咐..要知道黄SIR和陈永仁都要在公开场合装做不认识啊..但是没办法,杨要掩护大陆和香港的两方卧底。他没听出杨的意思。杨是在反问黄志诚。事实上六个月以后真的出人命了。做卧底,尤其是在韩琛的身边,生命真的没有保障。所以他对阿仁说:“你小心点。”
        
         酒吧里,傻强为了维护陈永仁,用酒瓶砸了自己的头。“出来跑,不是你爆人,就是人爆你嘛。”傻强说。然后,沈澄用酒瓶砸了陈永仁的头,双方和解。
        
         “你有没有遇过一种人,不知道何时对你好,更不知他何时想杀你。我就遇到过。”韩琛对陈永仁说。他指的当然是倪永孝。现在他用同样的方法对待倪永孝的弟弟。“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因为倪永孝,韩琛再不会相信任何人。现在的他时常发出一种奇怪的笑声。“呵哈哈哈哈哈哈”。傻强就问他:“琛哥你这么笑是什么意思啊!”没有人再能了解韩琛,经历了太多的过去,现在的他宁愿使自己成为一个谜。
        
         “我也奇怪,他为什么不杀你。”韩琛对沈澄的身份产生怀疑。即使沈澄不是条子,也不象是个真正的老大。真正的老大怎么会被阿仁这么一个死不足惜的小角色所羞辱。而且韩琛从来也没有维护阿仁的意思。
        
         “以后内地这条财路就交给你了。呵哈哈哈哈哈哈。”
        
        
        
         ****时间:2002年8月16日
        
         陈永仁被黄志诚安排去看心理医生。(韩琛与沈澄已经开始着手军火生意的合作。)看就看吧,例行公事而以。虽然陈永仁时常对黄志诚发发牢骚,但黄Sir的命令他还是尊重的。陈永仁时刻都记得他自己是个警察。
        
         这一天对阿仁很重要,对心理医生李心儿也是。这是二人的第一次见面。
        
         “监禁?不是说治疗完就没事了吗?”
        
         “知道了。不好意思。”        

      2. 沈澄的弟弟沈亮,这厮狐假虎威牛逼哄哄的嘴脸令人印象深刻。但他的出现绝不仅仅是为了让观众爽而被打成猪头,想想他说的话:
      “我们在内地的关系是你无法拒绝的!”
      “我们在内地有几十家夜店,全都是各省有力人士关照的。有·力·人·士!到时候你们的货就会畅通无阻。我们谈的可是十一个城市的生意啊!”
      有人认为沈亮装B,在我看来他既没有装,也没有演。这样的目中无人是他本来的嘴脸、惯常的样子。那么沈亮为何如此嚣张?所谓you are what you say,原因要从他的言论中找。正因为沈亮个性浅薄,他的话反而有极高的可信度:无法拒绝的关系,几十家夜店,各省有力人士……这要什么程度才能做到?有这种背景的人,岂止一个钉子没碰过,当然是被众人一路巴结追捧。连沈亮这个跟班都如此狐假虎威,那问题来了,沈澄是何方神圣?

         “黄志诚这个王八蛋。” 开始陈明显只把治疗当成儿戏..当得知治疗不成功要被监禁的时候相当震惊。
        
         陈永仁溜掉。
        
         第二天。李心儿报警,陈永仁又回来。这是第二次见面。
        
         李心儿告诉陈永仁将对他治疗六个月,实施催眠疗法。李心儿问及陈永仁的家庭情况,陈永仁先说了两句真话,然后开始顺着感觉胡说八道起来。
        
         很多人声称理解不了陈永仁在第三集中的快乐,说与第一集中的沉重不符。是这样吗?根本是乱讲。我就没觉的这和第一集有什么不符的。陈永仁本就是这样的性格,他懂得自我解嘲。他总是尽量不去想自己的处境,将自己变得好象在游戏人间。还记得第一集中音像商店里陈永仁向刘健明推销商品吗?你能看出他有多沉重而痛苦吗?相反,他和本集一样的“快乐”,还是那句话,一种逃避现实的方式。
        
         但和李心儿在一起,他是真的快乐。和李心儿在一起,就像和黄志诚在一起一样,可以尽情的油腔滑调,调皮捣蛋。因为在他们面前,他是最轻松的,是最没有压力的,这时候他不必再刻意掩饰身份,这时候他才可以真正的做回自己。他可以在李心儿面前撒谎吗?“催眠就是那种找个女人来,搞得你晕头转向,让你说真话的那种。”
        
         第三次见面。陈永仁继续跟李心儿捣蛋,花样不断。李心儿总是既生气又无奈,但不知心里怎么想?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病人吧。非常特别的病人。调皮的大男孩,谜一样的男人。
        
         第四次见面,李心儿被陈永仁搞到扭伤手臂。陈永仁替李心儿推拿胳膊,李心儿握住陈永仁的手说:“你知道吗?你总是撒谎,我很难帮你。”陈永仁愣,然后微笑,扬了扬眉毛。从这一刻起,两人开始了真正的沟通。
        
         第……次见面。长Kiss。陈永仁被闹钟唤醒。他搞不清刚才发生了什么,是真?是梦?

       3.杨锦荣,众所周知此人眼高于顶极度自信,用冰冷的微笑藐视一切,警局同事在他眼中犹如浮云。能让杨另眼相看的人只有两个,一是陈永仁,一是沈澄。前者他从警校那会儿就开始念念不忘。后者呢?仅仅一个大陆公安就入得了杨sir法眼?答案显然是No。杨会对影子兄刮目相看,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影子兄能力确实非比寻常,所谓英雄惜英雄。第二,沈澄的背景,就像黄sir所说:“不简单”。
      我们都知道保安科的行动非常神秘,但片中也不止一次提到保安科是搞政治的。杨锦荣曾经轻描淡写地吩咐属下:“上个月抓的两个台湾人,下星期出院。台湾当局一点表示都没有,上面会派公安来办引渡手续。那个公安老板跟我很熟。那些大人来到,免不了去吃海鲜,买lv,好好招呼他们吧。明天去澳门跟老大们讲,晚上一切活动由他们安排。”
      这个情节我当初看的影院版里没有,显然是被删掉了。虽是蜻蜓点水,却透露了保安科“高大上”的任务。有人会怀疑那个公安老板是沈澄,我不认为是。理由很简单,公安boss,有头有脸的人物,没必要用假名,也没必要像沈澄一样贩军火,偶尔还得亲自出动干见不得光的事。但是,这个情节告诉大家,杨锦荣和内地一些大佬联系密切,结交不乏重量级人物,从侧面暗示了沈澄的背景。
      如果注意到的话,杨锦荣在陈俊事件后休了个大假。按说休假不去马尔代夫也是欧洲,而杨竟然去北京。这个地点真够特别。难道是参观名胜古迹去了?
   
     4.比起沈亮的狐假虎威,影子兄从头到脚散发一种不怒自威指点江山的气质。第一次出现在警局,也就是沈亮被扁那次,沈澄似笑非笑地说:“你们香港警察效率可真低。”——这句话很耐人寻味。在我看来它并不是指眼下的小插曲,而是隐约嘲讽警局至今拿韩琛毫无办法一事。
      当刘健明负隅顽抗垂死挣扎时,沈澄第二次出现在警局,并大喝一声:“铐起来!”霸气外露,完全是命令的口吻。警局的人却并不表示诧异。这说明了什么呢?答案或许要从下面的第5点来找。

 他去问李医生,李心儿指着他的脑门说:妄-想-症。
        
         靠,催得太多了,催出个妄想症来。
        
         不管是真是幻,二人又恢复了先前那种微妙的关系。对李心儿来说,陈只是他的病人。对陈永仁来说,李只是他的医生。一个是拥有理想事业与光辉未来的人,一个是依靠某一种信念而生存的没有明天的人。
        
         这是一种无奈的,却又心照不宣的感情。
        
         当天,傻强和阿仁一起到码头和沈澄见面谈军火生意。沈澄问:“韩大哥呢?”傻强答:“琛哥说我们两个搞定了!”韩琛完全赢回面子了。
        
        
         ****时间:2002年11月(大约,陈永仁接受李心儿治疗期间的某一天。)
        
         陈永仁跟踪韩琛到图书馆。见到韩琛和杨锦荣做交易。具体说什么听不到。然后遇到李心儿。李心儿问你在这儿做什么,陈永仁硬是没想到怎么回答,黑社会小混混在图馆做什么?他只能笑了笑。李心儿也不多问。
        
         杨锦荣对韩琛说,你帮我,我帮你。原来杨锦荣是负责警察方面和黑社会交换情报的人。这是一种游戏规则,双方各取所需。这就不难猜到当初陈永仁砸沈亮时杨锦荣突然出现的原因了。
        
         事后陈永仁向黄志诚汇报韩琛要和沈澄交易的事,并提到了杨锦荣的事情。黄说杨锦荣和韩琛在一起这说明不了什么。片中没有直接讲这一段,而在后来刘健明读陈永仁病历而产生的幻觉中交待得很清楚。
        
         两天之后,韩琛和沈澄的军火买卖在珠三角一带进行。韩琛派了陈永仁去交易。基本上是让陈去送死。他依然信不过沈澄。“谁知道他是不是坑我。”“我的命告诉我的。”
        
         黄志诚得到陈永仁的情报,准备前往一举捣毁韩琛集团。却被杨锦荣阻止。因为杨锦荣已从韩琛处得到情报,那并不是真正的交易,而且很可能沈澄是个警察(还没有完全确定)。
        
         在交易地点,陈永仁交货时对方发现箱子竟然是空的,双方火拼。在一个角落里,沈澄和陈永仁面对面同时开枪,沈澄的脚受伤,而阿仁伤了手臂(这就和第一集中阿仁一出现时手臂就打着石膏结合的天衣无缝)。
        
         沈澄用枪指着不能拿枪的陈永仁说:“你为什么不打我的头?”

      5.贩军火的当天,重案组正在开会,先是保安科科长杨锦荣推门进来劈头一句“今晚行动取消”把黄警司的鼻子气歪。紧接着顶头boss梁sir进来重复杨锦荣的意思,说这次行动不是那么简单,并以重案组有纪律问题为由让他们留下来调查——可见这事背后别有隐情,牵涉甚大,大到连重案组都被蒙在鼓里,唯有搞政治的保安科和警局最高层梁sir知道内情。
      回想第三部开头,梁sir也出现过。当时他和刚接受完调查的刘健明在一起,并对刘说:“都过去了。”看过第一部的都知道,正是梁sir指名刘去查内鬼——如果刘被证明是内鬼,可想而知梁sir会颜面扫地。这就是他亲自过问刘建明的原因。
      可想而知,在这样的情况下,警局内部再发动一次清除卧底行动不是不可能,但要重新调查刘健明,可能性几乎是零。梁sir本人不会这么做,更没有哪个属下会去拂高层的面子。事实上,在最初的剧本里,梁SIR被设定为MARY(郑秀文)的父亲,也就是刘建明未来的老丈人,一手提拔刘的就是他。还记得第1部里他和刘打高尔夫球的情景吧?按编剧的讲法:“警队中的职位升迁,有时就在一个很随便的环境里闲谈过关。”后来之所以取消了起初的设定,是因为编剧觉得即使没有这层关系,这种事照样做的出。
       但是,全剧结尾,杨挂掉后,梁sir又出现了,并且说办公室装了探头云云,说明他对这次的内鬼调查是知情的。而这次清除内鬼计划的主要执行者是杨锦荣,为何杨的调查会继续?想想沈澄那句威风八面的“铐起来!”,可以大胆推测,警局高层必定承受了外部施加的压力,这压力正是来自推动这次调查的沈澄。否则,警局八成又和以前处理黄SIR雇凶杀人事件时一样,采取睁只眼闭只眼的措施。连梁sir都不能不买的帐,影子兄的背景绝不是简单的大陆公安。

阿仁答:“我没瞄。”这一处处理的非常妙。
        
         第一集中,林国平杀陈永仁,一枪爆头。
        
         第二集中,刘健明杀倪昆,一枪爆头。
        
         可以得出什么结论?但凡黑社会的使枪高手,一枪爆头是最直接的杀人方式。刘健明和林国平都是黑道“精英”,否则也不会被挑选去警察局卧底。
        
         而警察开枪却不一样。警察开枪的目的是使对方伏法,而不是为了杀人。尤其是经过警校专业训练的,拔枪时的第一反应绝对不是射对方脑袋。当然在特殊情况下比如对方挟持人质就又另当别论了。比如黄志诚杀倪永孝。但这也是做警察所不应该的。
        
         所以陈永仁一枪射中对方的脚。而沈澄更厉害了,一枪射中对方拿枪的手。摆明了是个训练有素的刑警嘛,奇怪陈永仁怎会看不出来。

      说了这么多了,大概有人还会说以上纯属我脑补,为此我还留了一条最重量级的证据,来自麦兆辉的访谈:

        
         杨锦荣出现了。其他的人估计也被他的手下抓去了,又是大功一件。
        
         杨锦荣说:“随便开枪把,让我省下一颗子弹。”陈永仁惊讶地说:“你说什么?这还算是警察?”这下沈澄完全明白了。杨锦荣更是早已看穿。原来三个人都是警察。
        
         三个人惺惺相惜。两个卧底,一个边缘人,很容易地成为知己。
        
         阿仁对杨锦荣说,你常跟韩琛交换情报,小心点。他现在一定明白杨锦荣当时对他说的“我认得你,你小心点”的意思了。
        
         杨锦荣说,下礼拜我放大假。所以在第一集中,杨没有露面。导演都想到了。
        
         沈澄说,做完这个我就不做了。他带着一份遗憾回大陆了。毕竟还是输给了韩琛。
        
        
        
         ****时间:2002年11月20日 (阿仁殉职前7天)
        
         阿仁在音像商店初遇刘健明。这时的刘健明已升至CIB(情报科)警长。而陈永仁因多次为韩琛卖命也终得韩琛的信任。
        
         两个不同立场的人共同欣赏《被遗忘的时光》,共同陶醉。
        
        
        
         ****时间:2002年11月22日
        
         韩琛与泰国人做交易。黄志诚从陈永仁处得到此情报,当晚率重案组布下天罗地网。刘健明率CIB协助重案组,负责追踪目标与监听的工作。
        
         刘健明第一时间提供情报给韩琛。最终导致双方行动均告失败,警方告不到韩琛,而韩琛的整批货都丢入大海,损失不小。双方在警局里针锋相对,暴露双方均有卧底的事实。
        
        
        
         ****时间:2002年11月23日
        
         韩琛要求刘健明查出卧底是谁。刘健明向韩琛要他手下的档案。双方约定当晚在影院会面。
        
         当日刘健明和梁警司一同打高尔夫。梁警司告之刘健明将被升职到内务部。但仍要留在重案组调查内鬼。

沈澄(陈道明饰)究竟是公安还是黑帮卧底?
答:不清楚。沈在片中是个神秘人物,但他的身份确实不太清楚,连编导麦兆辉都说:“到最后观众可能仍不知他到底是公安还是黑帮的卧底,因为我们也不想交代清楚,只给了一些暗示,因为如果说清了,政治上可能有点儿敏感,通不过审查。”

         晚上刘健明与韩琛见面,陈永仁跟踪到影院。但没有看清内鬼究竟是谁。但他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那就是韩琛偷录了他与刘健明在影院的对话,并将磁带放进抽屉里。这是磁带1的来历。
        
        
        
         ****时间:2002年11月25日
        
         刘健明已升职至内务部高级督察。他来到重案组负责查警方内鬼的工作,受到黄志诚的欢迎。
        
         刘健明开始研究摩斯密码。同时查到黄志诚是这方面的专家。
        
         这一天其时是陈永仁的生日。黄志诚送他手表时说过:“25号是你生日嘛,臭小子。”
        
        
        
         ****时间:2002年11月26日
        
         下午,黄志诚约陈永仁在天台见面。刘健明派人跟踪黄志诚。并通知韩琛。
        
         韩琛的人赶至将黄志诚杀死。陈永仁悲痛万分。警匪火拼时傻强为救陈永仁中枪。一天之内,陈永仁失去了两个最好的朋友。
        
         刘健明和韩琛通电话,问韩琛为什么闹这么大。韩琛将这次通话也录了下来。此为磁带2。韩琛真的不再相信任何人,每一次通话都要留下纪录作为手中的底牌,即使被出卖都可以同归于尽。韩琛无疑是无间道系列中最为可怕的人。
        
         刘健明拿到黄志诚的手机,通过摩斯密码联络到陈永仁。刘健明使陈永仁相信他是黄志诚的人。二人决定合作对付韩琛。
        
         刘健明先放出话来说傻强是警方派去的卧底。引诱韩琛去自己的货仓。在目的地刘健明将韩琛击毙,一举破获韩琛集团。刘健明在无间之路行走了七年,彼岸终于清晰可见了。
        
        
        
         ****时间:2002年11月27日
        
         刘健明上班时获得同事们的掌声。陈永仁与刘健明见面。陈却意外发现了刘的真实身份而离开。
        
         刘健明为了维护自己的身份,不得不删除陈永仁的档案。他以为一切都将结束了。然而陈永仁却抓住了他是内鬼的证据,他从韩琛房间找到了磁带1(影院对话)。陈永仁以磁带要胁刘健明在港岛区四方商业大厦天台见面,要求其恢复自己的身份。

     这就是影子兄的真实身份如此扑朔迷离的原因。

 
         陈永仁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因此将磁带1寄回给李心儿诊所,收信人写自己的名字。李心儿是陈永仁唯一可以相信的人,但他又不想让李心儿卷入这桩事情。
        
         下午三点。二人在天台见面,谈条件。林国平出现,原来他也是韩琛卧底之一。在电梯处林国平将陈永仁射杀。在电梯里,林国栋告诉刘健明,今早有人将一大袋磁带寄给梁警司。还好他手下的警长是自己人,将带子拿到了。他还说,在警察局里,自己人一共有五个。刘健明再次陷入无间地狱。原来一切都没有结束。他毅然将林国平杀死,他在想,另外三个是谁?究竟是谁?
        
         噩梦又再继续。
        
         刘健明逃脱法网。林国平做了他的替死鬼。
        
         以下属于个人推断部分。影片没有交待清楚。尽量做到不主观吧。
        
         先说磁带的事。
        
         警察局内共有五个内鬼。刘健明一,林国平二,梁警司的那个下属三,后面提到的陈俊是四,最后一个应该是指杨锦荣。杨这个应该是个错误判断。真正的内鬼只有四个。而林国平是根据梁警司收到的带子数目判断有五个内鬼的。
        
         韩琛在每个内鬼提供线报时都对其录了音,他有这个习惯,没有人可以让韩琛完全信任,他知道有一天会用得上。这其中也包括在图书馆和杨锦荣的对话。他死后所有磁带都被陈永仁找到。陈留下一盘(磁带1)用来要胁刘健明,其余全部寄给警属梁警司(包括刘健明的磁带2),有破滏沉舟之势,大不了一起死。
        
         所有磁带被梁警司的下属获得。他将另四盘磁带连同一封信分别寄给其他四个“自己人”(磁带没有被销毁可说是本片的最大BUG)。他的目的可能和林国平一样,自己人该互相帮助吧。
        
         刘健明得到了磁带2,放进自己的保险柜。陈俊也一样。
        
         杨锦荣假期结束返回警署,得知了陈永仁殉职的消息,失去一个自己敬仰的朋友,心情可想而知。同时他收到了录有自己与韩琛做交易的磁带3,才明白警局里仍存在内鬼。于是他向上级汇报,开始着手清理内鬼,也算是给死去的陈永仁一个交待。他需要一个拍档,但警局里没有人可以相信,每个人都可能是双重身份,于是他想到了沈澄。沈绝对是最佳人选。
        
         沈澄应约入港。杨锦荣约了沈澄在某天台见面。“人他妈都死了,这还有什么用。”“有些事,还是要去做的。”沈澄点头。这是警察的职责,也是对死去朋友的交待。        

本文由威尼斯澳门在线发布于娱乐影音,转载请注明出处:别再说沈澄是大陆公安了,浅议终极无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