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机勃勃体化版有感,色戒的前生今生

2019-11-22 作者:娱乐影音   |   浏览(79)

当年轰动上海滩的“郑萍如丁默村案”,在经过张爱玲、李安的两度演绎后,成为一段全球闻名的情色事件。一样的“色,戒”,一样的情节,有着三种文本、三种气场、三种内容不同但程度相当的惊心动魄。

 刚刚看完未删节版的《色戒》。这部轰动一时的影片,因屡获大奖和男女主角的超尺度演出而备受瞩目,在国内各大院线上演时可谓一票难求。可我并没有因此走进电影院,原因很简单,那令人瞠目而热血喷涌的性爱七分钟因为国情不同,而被无情剪掉。我一直在等未删节版的《色戒》,不仅是好奇,更重要的是看过张爱玲原著的我,知道这七分钟是整部电影的血肉和灵魂,是决不可或缺的。
  看完整部电影,我真为在影院提前观看《色戒》的观众扼腕叹息,没有那七分钟的灵肉交织,那《色戒》不就只成了戒,而色又何存呢?我不是色情狂,因为网络的便捷,那些赤裸的A片犹如洪水一样泛滥,根本没有必要苦等梁朝伟和汤唯的露点,尽管承认名人的“点”更吸引眼球。可我真的知道,李安作为知名的大导演,每一个镜头都在渲染和烘托着主题,更遑论性爱是《色戒》所要昭示的重大主题,无情删减后,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先说说《色戒》中的易先生和王佳芝吧。梁朝伟真把易先生演活了,那发自内心的恐惧和无助,通过眼神和姿态刻画的入木三分。汤唯饰演的王佳芝,那一抹娇艳欲滴的红唇让人倍生爱恋,曼妙的身姿更让人赏心悦目。易先生和王佳芝,正如爱玲小说中描述的那样,“他们是猎人和猎物的关系,是虎与伥的关系,是终极的占有。她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可我们不要忘记了王佳芝情报人员的身份,正如片中“上级”老吴说那样,作为情报人员,最重要的是忠诚,忠于党,忠于领袖,忠于自己的祖国。可王佳芝呢,在珠宝店看到那枚易先生送给她的重达六克拉的“鸽子蛋”,竟然觉得他是真的爱她的。“快走,快走”,易先生侥幸逃脱了。可王佳芝却因忠于自己的爱情,不仅使自己身首异处,她的同学们也被一网打尽。是人生和爱情的悲剧吗?当然是。可也许王佳芝并不这样看,飞蛾扑火般的决绝也绝非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色戒当然是戒色之意,但不仅是易先生的色之戒,当然还有佳芝的情之戒,普天下女人的情之戒。可戒是理性,情是感性。清朝张潮所著《幽梦影》有云,情之一字,所以维系世界。佛曰:是情皆苦,无情不孽。谁又能逃脱得掉情之网络呢?《红楼梦》太虚幻境有联: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王佳芝不过是又一个“情网难脱”可怜的注角。
   再说说丁默村和郑萍如吧。这两个人其实就是《色戒》中易先生和王佳芝的原型。郑萍如有着如花似玉的容貌,受重庆方面的委派,去接近汪伪政权的特务头子丁默村。和片中讲述的情节类似,丁默村也被“美人计”迷得颠三倒四。但不幸的是计划败漏,郑萍如被枪杀。临死之前,她面对刽子手有这样一番陈词,令我唏嘘不已:“这样好的地方,这样好的天气。这样的青天白日,这样的红颜薄命。可怜却要死于非命,如果你一定要开枪,请一定不要破坏我一向十分珍惜的容颜。”在对郑萍如烈士的事迹无限感慨之余,这样的遗言真真让我对她生了几分敬重和感佩。
   最后说说胡兰成和张爱玲。《色戒》是张爱玲人生和爱情观的一次酣畅淋淋的昭示,从中可以折射出张爱玲的情爱观。胡兰成其实也有易先生的影子,作为与爱玲有过婚约的这一大才子,他的政治生涯却污浊不堪。作为汪伪政权的宣传次长、法制局长和《中华日报》的主笔,无疑是屈指可数的大汉奸。许多人对胡兰成和张爱玲的结合感到不可思议。一向精明干练和洞若观火的张爱玲怎么会和一个大汉奸结秦晋之好,真真是明珠暗投。还有,胡兰成是个唐璜式的浪荡公子,先后和包括爱玲在内的八个异样女子有过亲密关系,“用情不伪,却也不专”,是个始乱终弃的薄情汉。可就是这样一个“其人可废”的汉奸,张爱玲却曾爱的义无反顾。特别是在胡兰成潜逃至温州时,张爱玲千里迢迢前去寻夫。倍受冷遇后,给胡兰成写了绝交书“我已经不喜欢你了,想必你是早就不喜欢我了。”,可随信又给他寄去了稿费三十万元。可见爱玲对曾经的这份感情曾经怎样的精心和在意。
   爱玲说,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我想,这就是《色戒》的点睛之语,也是爱玲爱情的信条。在千万人之中,在千万年里,不早也不晚,在时间的荒野中,就这样相遇了。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渐次花丛懒回顾,不缘修道只缘君。
   爱玲还说,通往女人心的路经过阴道。好惊世骇俗的一句话,也许要受到卫道士的口诛笔伐。可《色戒》中不可或缺的七分钟性爱戏,不就印证了她这个石破天惊的论点吗?!王佳芝不也在二人欲仙欲死的缠绵中感受到自己作为女人的存在吗?
  戒色太难,戒情更难。古人云:花不可无蝶,山不可无泉,石不可无苔,水不可无藻。我说,人不可无情。戒情难,难于上青天。

1939年,上海名媛郑萍如刺杀汪伪特务头子丁默村未遂,惨遭杀害。
郑萍如生于1918年,父亲郑钺早年留学日本,大力支持孙中山、黄兴的革命事业;母亲木村花子来自于一个日本很有地位的武士家族,多次利用自己的身份掩护丈夫的革命事业。抗战初期,郑钺夫妇回到上海,他们的女儿郑萍如很快成为十里洋场上的名门闺秀。
郑萍如绝非寻常美女。由于父亲与重庆国民党中央政府特务部门关系密切,她十几岁就已成为情报人员,凭借美貌与智慧周旋于血雨腥风之中。她曾将汪精卫准备叛逃的情报通知了重庆方面,也参与过绑架当时日本首相近卫文闾的儿子近卫文隆的行动。不过她最著名、也最惊心动魄的壮行,是行刺汪伪特务头子丁默村。
根据史料记载,郑苹如通过美人计赢得丁的信任,两人频频约会。1939年12月的一天,丁默村电邀郑苹如晚上一同赴宴,郑趁机撒娇说要买一件大衣,将丁诱进海静安寺路戈登路口(今南京西路江宁路口)一家名叫“第一西比利亚皮货”的店堂内。然而,老奸巨滑的丁默村在郑试穿大衣时发觉有异,借掏火点烟之际夺门而出,疾奔扑进停在对面马路的防弹座驾,幸运地逃过一劫。
郑萍如由此暴露了特工身份和行刺目标,很快就被76号逮捕,不久之后被押赴沪西刑场。根据当时的报纸报道,行刑当天,郑苹如打扮得如花似玉,穿了件金红色的马海毛羊毛衫,披了件毛皮的大衣,头上还插了一朵花。面对行刑队,22岁的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打我的头。

 

1979年,张爱玲的小说《色,戒》在作家落笔29年之后,终告出版。
《色,戒》刚发表的时候,学界就指出这个故事取材自当年的“丁默村郑苹如案”,极少写文章为自己作品辩护的张爱玲为此专门写了一篇《羊毛出在羊身上》,指明这个故事“是有来历的、有背景的”,由此默认了这个说法。
小说的情节并不复杂:一些热血的大学生在沦陷后的上海试图刺杀汪精卫伪政府汪伪政权某当权人物易先生。王佳芝使出美人计,经过两年的布局,几经周折,行动即将成功。然而关键时刻,王佳芝在易先生为她买钻戒时突然发觉,“这个人是真爱我的”,于是放了易先生一条生路。易迅速以铁腕手段枪决了包括王佳芝在内的所有当事人——“他一脱险马上一个电话打过去,把那一带都封锁起来,一网打尽,不到晚上十点钟统统枪毙了。”
威尼斯澳门在线 ,张爱玲将女主角刺杀汉奸未遂的原因解释为“爱情”,如此安排让小说《色,戒》从诞生之日起便备受争议。不过从张爱玲本人的经历出发,人们很容易找到她之所以这样写作的原因。毕竟,她深爱过的胡兰成,就是在汪伪政权中任职的高级汉奸。
更何况,张爱玲从来没有被家、国、民族等大概念的迷障所引诱,她关注的始终是在滚滚红尘中穿行的男人女人——他们哀伤的命运,他们卑微的抉择。她熟悉大都市的繁华与畸形,漠视乱世中熙熙攘攘的人群,众人眼中慷慨激昂的宏大事件,在她看来只有平淡无奇的男女之情。
不过小说《色,戒》并没有太多的拥趸者,即使在“张迷”之中。如果说在《金锁记》等早期作品中,张爱玲描述男女之情时有一种精致的聪明和刻骨;那么在《色,戒》中,她已完全认定了爱情的绝望与荒芜。在小说的最后,张爱玲安排易先生意识到自己爱上了王佳芝,但仍然要将她处决,因为他觉得,“他们是猎人和猎物的关系,是虎和伥的关系,是最终极的占有。只有这样,她才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如此冷酷而残忍的爱情断言,在中外小说中都是罕见的。
一万字的小说写到尽头,是,没有爱。

本文由威尼斯澳门在线发布于娱乐影音,转载请注明出处:生机勃勃体化版有感,色戒的前生今生

关键词: